温州法院网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优化营商环境 > 动态信息

“东山再起!”瓯海法院破产审判经验

2020-09-05 来源:法院 作者: 字体:

2019年,瓯海法院破产案件收案数、结案数均位列温州全市前茅,涉及债权金额20.59亿元。办结破产重整、和解案件共7件,同比上升133.33%,助力危困企业“东山再起”。成功处置破产财产34起,处置金额32337万元,充分释放企业资产价值,各项创新举措,取得破产审判工作亮眼新业绩。

府院联动解决破产疑难问题

“企业破产以后我们的血汗钱都拿不到了,请求法院早日处理,维护债权人利益。” 浙江泰恒光学有限公司破产案涉及债权人人数众多,涉及债权金额巨大,各路债权人与案件相关当事人之间矛盾冲突日积月累,烂尾楼迟迟难以处置,安全隐患始终悬在心头,法院在办案过程中倍感压力。但该案涉案标的物情况复杂,涉及抵押权、租赁权各种权利交织,法院在具体分析案情的情况下,善用法律规定依法剖析各方面法律难点,梳理法律关系,提出了“整体拍卖、分批交付”的财产处置思路,同时引入府院联动机制,与政府部门进行了大量的沟通协调,确保涉案财产具备市场化拍卖的行政条件,最终通过一次预拍卖,两次正式拍卖后,最终老大难“烂尾楼”以2.27亿元的价格在淘宝司法网拍平台上成交,成为我市2019年度全市范围内烂尾楼处置的首个成功案例。

智能网络平台提高破产审判效率

“法官,我人在外地,但是我又想来参加破产案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怎么办?”2019年11月12日,瓯海法院在审理温州翰升进出口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件时首次引入智能网络平台,率全省之先运用“区块链+”银行智破系统实现破产债权人会议“云端”召开,债权人会议线上线下同步进行,以区块链技术实现投票和计票过程可追溯、不可篡改。外地债权人不用到现场也能参加债权人会议发表意见,既便捷了当事人也推动破产审判提质增效。

先试先行,办结全省首例金融机构参与和解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

“个人债务集中清理能不能真的豁免我的债务?”债务人对试点工作将信将疑;“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之后债权人的债权是不是就‘缩水’了?”债权人对试点工作心有抵触。瓯海法院摸着石头过河,发布全省首份“执清”字个人债务集中清理公告,受理了李某某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在工作过程中,瓯海法院开展柔性思想工作,得到全体债权人、债务人积极配合,债务人主动交代财产线索,管理人实地走访、全方位核查债务人财产。最终成功办结全省首例银行参与和解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该案涉及债权人21人,除企业、个人等对债权处理有充分自主权的主体外还有2家金融机构债权人,涉及债权金额20565060元,清偿率达46.455%,债务人主动提出以其未来收入增加清偿率2%

大力挖掘破产企业价值,灵活处置破产财产

“法官,这企业都破产了,商标肯定不值钱了,处置还要花时间、花成本,不如就放弃了吧”,众债权人如是要求。“据目前市场行情来看,现无形资产价值凸显,有效期内可以试试低价起拍”。在瓯海法院破产法官的坚持下,瓯海法院从3元起拍商标到如今千元起拍商标,2019年共处置商标61枚,处置金额72.9万元。对于实务中发现的性质复杂、分类处置困难的财产,瓯海法院创新处置手段,首创“化零为整”方式,提高资产整体价值。如浙江骑士佳音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破产案中堆积的大量老式配件,数量繁多、品种复杂、体积庞大,难以开展清点、评估工作。在经过债权人的同意后,瓯海法院将所有配件“整体打包”,通过测量所有类型存货体积确定单位体积的价格予以拍卖。但在拍卖过程中,该破产公司的模具、存货、半成品经三次淘宝网卖,最后竞买成交人竟然均予以悔拍,管理人经过调查了解发现,原来三次参与竞拍成交的竞买人均系破产企业的原股东为阻碍破产企业财产拍卖而恶意在网上竞拍后又予以悔拍,考虑到破产企业的大量模具、存货、半成品一直堆积在债权人的厂房处,全体债权人对及时处置该部分破产财产意愿强烈。若在传统执行拍卖过程中,受制于执行规定限制,执行法官在处置财产时必须遵守“财产由专业机构进行评估,线上竞拍成功后成交”的传统模式,则该案可能需要再次进行拍卖处置。但在破产程序中,管理人经债权人会议一致表决同意后,由管理人通过淘宝公司与第二竞买人取得联系,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由第二竞买人以第一竞买人的成交价受让拍卖财产,避免破产企业原股东三番五次的阻碍管理人处置破产企业财产,成功通过债权人会议的自主权及时快速的处置破产企业财产。2019年成功处置破产财产34起,处置金额达3.23亿元。

执破衔接实现执破高度融合

2019年瓯海法院在执行中发现企业符合破产条件将执行案件移送进入破产110件,另本院执行局向其他法院移送案件23件,通过办结破产案件化解执行案件708件,化解金额8.45亿元。在执行程序中发现破产案源,在破产程序中解决执行难题,同时又将执行力量运用到破产程序中,有效解决了破产财产“发现难”、“处置难”的双重难题。2019年共通过执行措施布控车辆17辆。

一是在破产审查阶段,实行调解前置。对于经营规模不大、债权人数不多的小微企业,实行调解前置机制。通过向债权人及债务人做好释明工作、召开听证程序等方式,让提出申请的债权人充分了解债务人的经营状况,同时让债务人及其股东明确企业破产的法律后果和股东责任,并积极挖掘债务人的潜在经营价值,推动有和解意愿及一定偿债能力的企业与债权人达成和解。

二是在财产查控阶段,加强配合协作。在执破融合的要求下,破产审判部门与执行部门合并发力,共同组成审判组织、共同防止财产转移、共同解决财产处置,各自发挥功能与优势,合心戮力推动破产案件的审理进程。在办理破产案件中,实行执转破案件必经点对点”“总对总查控,将破产且的股权、房产、车辆信息等了然于心。充分发挥执行优处置、破产优分配的机制优势,对于破产受理前可处置的财产原则上仍由执行部门继续处置,以执行强制力弥补破产审判在查控和处置财产上的不足,确保执行到位、成本节约、时间节省。

加强调研推广破产瓯法经验

为推进破产审判工作,瓯海法院不断梳理实务审判中遇到的问题,为解决破产疑难问题提供新思路、新方案。2019年,瓯海法院撰写的《从“执转破”到“破涉执”——执破双向互通联动机制之探索》一文发表于《法律适用》,撰写的《破产企业财产处置中的腾空难点问题研究——以瓯海法院审理的破产案件为例》一文获第十届中国破产法论坛优秀论文二等奖、温州市社科论文二等奖,撰写的《论破产管理人债权审查标准》、《破产管理人分级制度的问题及完善建议》、《论管理人与人民法院的职责边界》等3篇论文被法律出版社出版的破产法论坛第十五辑录用。瓯海法院法官8次受邀参加破产法相关论坛、沙龙,做经验介绍5次。蔡雄强副院长在温州破产实务沙龙上主题交流内容,被温州市破产管理人协会作为全年唯一一份内部指导文件向全市破产管理人印发推广。同时为规范破产案件审理工作,瓯海法院做好成果转化,相继出台《破产案件管理人指定工作规程》、《瓯海区企业破产援助专项资金管理使用办法》、《关于简化破产案件审理程序的工作规程》的规章制度。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